一图看清阿里巴巴在打假、维护知识产权10大事件

2017-04-26 15:13:58 admin 6

4月26日,阿里巴巴举办首个知识产权保护公众开放日,阿里巴巴CEO张勇表示希望通过开放日,邀请各界代表来更好开展知识产权保护,与各种灰黑色产业链进行坚决的斗争,“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

1c6c0003588016c405d3

  (一)阿里傲娇“晒单”打假战绩单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梳理了阿里近半年的打假数据:2016年里,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全年协助公安机关破获案件469起,抓获涉假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涉案案值按照正品价约30.67亿元。阿里还披露:已建立了2000人的专业打假队伍、每年投入超过10亿元、利用技术和数据模型对制假售假进行主动防控。

  据悉,阿里整个零售平台现在有接近15亿的在线商品数;每天在网上经营的卖家接近1000万;过去12个月,整个平台上购买过商品的的消费者或者叫活跃购买用户,有接近5亿人,每天平均5500万个包裹在这个平台上产生,支撑了整个中国物流快递业绝大多数的份额。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共同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在互联网这么一个新的经济体内进行保护知识产权的工作,进行打击假货、打击假冒伪劣的工作,这是整个互联网一个新课题。

   下面我们通过一张图来看清这半年里:阿里巴巴在打假、维护知识产权都干了哪10件大事?

1dbd00005468084378be

  【关键词1:回应USTR“黑名单”】2016年12月22日,阿里CEO张勇发表《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内部信表示,“我们发誓保护‘知识产权’,但我们不维护‘知识霸权’,我们不允许淘宝成为一个‘恶名市场’,但我们也不害怕来自市场的恶意。”以此回应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前日发布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301报告再把“淘宝”列入“恶名市场”黑名单。随后23日,阿里决定将设立“品牌和行业协会顾问委员会”,以改善旗下购物平台知识产权问题。

  【关键词2:国内首例平台起诉售假店】2017年1月9日,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店主案取得最新进展: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确认立案,阿里“违背平台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两项为由,起诉一家曾出售假冒施华洛世奇手表的网店店主,索赔140万元。

  【关键词3:发布知识产权流氓“封杀令”】2017年2月6日,阿里首次对恶意投诉骚扰敲诈网络卖家的“知识产权流氓”发布“封杀令”,打击“知识产权流氓”借以牟利的黑色产业。2016年阿里平台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造成卖家损失达1.07亿元,恶意投诉总量已占到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平台投诉总量24%。

  【关键词4:跨境假货问题】2017年2月19日,阿里披露过去一年通过大数据主动风控体系识别并清退“淘宝全球购”涉假卖家高达3万家,显然跨境假货问题已经成为打假新战场。

  【关键词5:呼吁“酒驾式打假”】2017年2月27日,阿里在“2017年度打假工作交流会”上呼吁完善法律法规,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加大打击制假售假的执法力度,倡议“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随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微博首度提出“像抓酒驾那样打假”的呼吁,并提出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加大惩戒力度,建立企业信用系统让假货逐渐减少的方法。

  【关键词6:扑克牌“打假追杀令”】2017年3月20日,阿里以扑克牌形式发布“打假追杀令”,第一期公布9大典型案例,旨在向包括执法司法机关在内的全社会公布线索,以协助消费者识别假货、遏制犯罪分子改头换面流窜在平台之间持续制售假。

  【关键词7:政企协同打假】2017年3月29日,阿里集团与浙江省工商局签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推出了合力打击网络违法行为等19条合作举措,并开通“工商阿里大数据交互平台”,对阿里平台上登记的浙江网店主体身份信息与工商数据库进行现场比对校验。

  【关键词8:“6大追杀手段”】2017年3月22日,阿里巴巴联手蚂蚁金服公布“6大追杀手段”,首次从金融服务的角度出发升级打假手段,将对平台上的制假、售假分子展开打击:除平台终身禁止准入、协助公安破案、起诉售假店铺等阿里传统的打假三大手段外,来自蚂蚁金服的三个新增手段分别是,对芝麻信用降分加入行业关注名单、禁止使用信贷产品、调整花呗和借呗等。

  【关键词9:《联合公报》】2017年4月12日,“阿里巴巴打假联盟”在杭州发布《联合公报》,提出共建一个全球24小时无时差打假共同体,借助全天候运行的大数据电子平台,将分散在各地各时区的打假主体统合起来,打破各自为政的旧有业态,建立打假世界的新秩序。

  【关键词10:知识产权保护】2017年4月26日是第17个世界知识产权日,阿里集团举办首个“知识产权保护公众开放日”,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商家、媒体等来到公司园区实地考察,同时首次聘请“特邀知识产权保护监督员”,发动社会共治。

  (二)阿里官方“表决心”:不回避、义不容辞!

  阿里CEO张勇:阿里巴巴对打假有不容辞的责任

  2015年底,阿里巴巴集团成立平台治理部,专职处理知产保护等事宜,立志要做“打假国家队”,预算无上限、进人无上限,用全球最强科技和最大团队对抗人性贪婪。2016年全年,共计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超30亿元。

1c6c00035c1ff1c0d5df

  阿里CEO张勇表示,整个对知识产权侵犯的行为,其实已经形成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产业链。我们要关注网店背后的人,那个真正在经营网店的组织或者个人,其实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组织、一个个人,而是一个产业链。我们怎么样利用互联网、利用大数据追踪这个背后的根源,协同社会的各个方面,从立法、执法,到整个服务产业、周边产业、知识产权保护专业机构,形成一个共识,共同跟灰色产业链做斗争,——从这个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而不只是在一个平面上看问题。

  但是作为经济体的运营者,我们既然有那么多的商家、那么多的消费者在我们平台上,我们始终坚信,保护知识产权是阿里巴巴集团作为一个商业经济体运营者、一个商业生态运营者的一个义不容辞的责任。它不仅关系到权利人、品牌商家、消费者的根本利益,其实也关系到阿里巴巴集团,关系整个商业生态长治久安的根本利益。

  “灭绝师太”郑俊芳:不回避假货问题共同面对解决是出路

  而在被外界成为“灭绝师太”的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女士表示,在2016年,在整个平台上投诉的商品量,其实就是投诉商品链接数大于2000万的,而删除率是94%,有75%的投诉都跟商标权相关的投诉,21%跟著作权相关的,还有3%是专利权,剩下一点点1%是其它的权利,比如说盗图等等。

1dbd00004f5ad72ec80d

  对阿里巴巴而言,我们从来不会去回避假货问题。我们需要的不是大家互相推托、互相指责,或者说冠冕堂皇地推到别人身上,更需要全社会大家一起直面这个问题,我们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这样,才能有希望,这可能也是阿里巴巴一直以来说,我们阿里巴巴工作,包括我们今天在座的工作人员都有非常深的感受,在阿里巴巴工作,真的不是一个很轻松的工作。

  我们希望能够解决社会的问题,要想解决社会的问题,每一个问题都不是容易的,挑战是非常巨大的。再加上我们这些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对我们的挑战更大了。

  (三)电商平台在假货问题要该如何治理?

  专家曹磊建议:运用“共享共治”打假理念,采用“五位一体”治理机制对此,长期研究电商平台打假并担任过国务院《网络商品交易及服务监督管理条例》立法起草小组副组长、国家工商总局《中国网络交易平台信用体系建设研究课题组》组长等相关电商监管工作的业内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则表示:

1dbc000071373e4f6a39

  (1)假货存在原因是多方面,需要“五位一体”机制治理。制假售假产业链在国内根深蒂固、利益盘根错节,任何人、任何公司都无法凭借任何一方一己之力根除。这就不仅需要运用“共享、共治”的打假新理念来指导我们的工作,还需要从立法与执法机关、电商平台、入驻商家、网购用户、第三方机构(质检、律师、消保、媒体等)五个维度来共同解决。他建议多方携手努力,努力形成“以法为纲”、“以网管网”、“双线联动”(线上线下),和行业自律、全社会共治的“五位一体”打假新思路,开创治假局面。

  (2)“平台越大、责任越大”。曹磊认为,作为国内最大第三方电商平台,阿里巴巴在自身壮大和带动产业链生态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成为了“新实体经济”的代表,也自觉承担了越来也多与其平台交易额、公司收益相匹配的社会责任。与此同时,平台上如何更高效保护知识产权、治理假冒伪劣的问题也显得愈发重要。

  (3)阿里打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这些年阿里也在不断以自我颠覆的方式摸索着前进,正探索出一条作为商业公司前所未有的平台式打假道路。曹磊指出,然而受限于法律滞后、社会顽疾、平台模式、利益驱使、造假水平、用户局限、维权困难等诸多方面原因,知识产权保护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这就要求我们不断创新打假理念,改善打假法制和社会大环境。像今年两会前,阿里倡议的“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也得到越来越多的响应,未来需要执法、立法、平台、商家、用户和第三方等一起来形成社会共治的局面,才能有望实现“天下无假”的新气象。

  律师董毅智建议:建立“打假基金”,让大家投资打假

  作为国内业内法律知名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也曾给出以下几条针对性建议:

1dbd0000504952d1cd0c

  一、真正将现有法律法规落到实处,真正让保护知识产权,持续不断的惩处造假行为,成为依法治国的基本切入点。

  二、要充分利用我国互联网领域的后发优势,让数据化、电子化管理渗透到整个监管体系。如推广支付宝、微信般集齐打假“五福”,给每一个消费者以打假“红包”,是不是能把生态搞的更好,更能连接用户的心。

  三、是否考虑建立“打假基金”,让大家投资打假。让每个制假者付出倾家荡产的代价后又回报给每个投资者,或用公益基金的方式打假、O2O打假,用我国“朝阳群众模式”打假。最终,唯有切实与我国现实结合,我国特色的打假模式逐步建立,才能杜绝假货。

  四、打假不是工程、不是运动更不是口号。与制假售假者的斗争,应该是每个企业的自觉义务,每个监管者的职责,用数代人之功,终会成亦,更要打掉那些更大的行业造假者,资本造假者,长路漫漫,其修远兮。